您的位置 首页 社会

[原创]吃泡面的权利与吃狗肉的权利

先说三年困难时期一则真实的小故事。有二人到某地公干,帮当地解决了生产上的难题。当地单位为了表示感谢,费尽心思淘换了两个玉米面饼子给他们吃。那时候这可是罕物呀。但是这两个玉米饼子个头…

先说三年困难时期一则真实的小故事。有二人到某地公干,帮当地解决了生产上的难题。当地单位为了表示感谢,费尽心思淘换了两个玉米面饼子给他们吃。那时候这可是罕物呀。但是这两个玉米饼子个头差异比较大,端上桌之后,两人就目不转睛了。甲虽然也想吃大的,但还是挣扎着说了句客气话:您先选吧。谁知乙方居然毫不客气,拿起大饼就吃。事后甲方觉得亏了,表示不满,乙方就说:如果让你先选,你选哪个呢?甲方说,我会选小的。乙方说,这不就对了吗,反正你要选小的,我吃大的有什么问题?这两人回到单位很多年不说话。再后来,生活好了,甲方就反思,自己怪别人有私心,其实自己不也怀着自己的小九九吗?似乎也高尚不到哪里去呀。这个故事很费琢磨,暂且按下不表。

前段时间看了莫言写的一篇雄文《吃相凶恶》,以魔幻的笔法描绘了自己从小到大对吃的执着,戏说自己吃相的不雅。这说明吃在人们生活中是一件大事,“民以食为天”嘛。养过狗的人都知道,跟狗再熟,也不能轻易虎口夺食。人虽则是高等动物,却也还是动物。再怎么样,也尽量不要在饭桌上数落别人,总要让人吃顿安稳饭才好。千万不能在饭桌上说人家吃相不佳。如果你老婆喜欢在饭桌上叨叨你,相信我,你们离分手不远了。

前几天高铁上的泡面事件,引发了吃瓜群众的互怼。其实从一个另类的角度来看,却并不是一件很糟的事情。也许我们应该记得,就在不久之前,在火车上吃泡面根本就不成其为一个问题,那时候,火车厕所的味道更让人顶不住。现在火车上吃泡面却能够成为一个热议的话题,说明社会进步了,不管是物质文明,还是精神文明方面。

平心而论,指责女方的理由很多。高铁旅途那么长,不让我吃泡面,那你让我吃什么?车上的盒饭又贵又难下咽。而且,女方态度那么恶劣,那么居高临下义正辞严,似乎我吃泡面就成了下等人,似乎要求别人不吃泡面成了她作为上等人的天然权利了。哈哈,这有些涉及尊严了,所以男方就有点故意斗气。另外,男方激气,还因为触动了他一个“吃”的情结,那就是关于味觉的记忆。这可是一个非理性情绪的堡垒。

改变一个人的饮食习惯是极其困难的。味觉的记忆总是跟怀旧,跟成长经历纠缠在一起,而怀旧似乎总是美好的。到了某种时候,味觉的记忆,或者其他的怀旧记忆,似乎成了人格的一部分,尽管可能是苦难的。攻击它,似乎跟攻击其人格一样了。这大概跟某些领导喜欢吃红烧肉,解放军南下干部喜欢吃大葱卷酱一样。或者,跟很多人喜欢吃狗肉一样。啊,我逝去的美好时光。啊,我的青春。汪峰来了。

但女方无事生非吗?好像不是。男方吃泡面的行为影响到了她,或者她的孩子,这应该是确实的。萨特说,他人即是地狱,此言不虚。有时候甚至不是你的行为,单是你的存在就让我恶心。

似乎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判断行为是否适当难道没有标准吗?有人说有,道德和法律呀。如果从法律角度来看,“法无禁止即可行”,男方显然没有触犯法条。但法律不可能包罗万象,剩下的似乎就是道德了,而道德却很流沙。不管是公德,还是私德。我们记得文革时期有所谓“地富反坏右”的划分,即黑五类,这些人是那时候真正不可触碰的下等人。这就是当时的公共道德,相信没人不承认吧。因此我们必须说公共道德并不见得一定是什么高尚的东西。

张爱玲的小说很小资情调,用粗枝大叶的革命浪漫主义者的话来说,就是“很低级趣味”,很“扭扭捏捏”。如果是她小说中的男主人公来了,会装模作样地为女士开门、引座呀,甚至走路也怕碰着别人惊着别人,断然不会有在火车上酣畅淋漓地对着一碗泡面大快朵颐的镜头出现。革命者认为小资产阶级很“虚伪”,是经不起革命斗争考验的。英国佬也经常以“虚伪”自嘲,也是因为知道所谓的文明是有些装比成分在内的。

过去中国旧式的读书人喜欢讲“慎独”,讲私德。新教徒也讲个人修为,那主要是指要遵循“主”的教导。两者都指向权威,秀才是引经据典,教徒是援引圣经。现代人呢?喜欢讲权利。十九世纪德国学者耶林作了一篇“为权利而斗争”的演说,抛开了这些神神道道的东西,认为正是个体间为权利所进行的斗争和博弈构成了现代公民社会的基石。

从前我们喜欢嗤笑腐朽的美国人法律纷繁复杂,无处不在,无所不包,哪里像我们,不用法律也可以和和美美的过幸福日子。但现在我们终于认识到法律的重要性,和维护自身权利的重要。美国人法律的繁杂,正是个体间权利博弈的结果。不断的权利斗争,不断地调节个体间的权利边界,结果却是个体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这正是作家王朔到美国游历的感觉。清晰的个人权利边界,和个人生活自由,两者并不是矛盾的,而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个人权利的张目,权利边界的细化,与社会文明的进步密不可分,这是现代社会发展的一个趋势。没有人想退回到过去集体主义盛行个人主义噤声的年代。漠视一个人的权利,就是漠视所有人的权利。一项道德说项是否站得住脚,就在于它是否尊重人的权利。

泡面的味道会让人感到不适,但如果武断地要求别人不要吃,这两者都是超越了自己权利的边界。从某种意义上,都是不文明的。有人说,我吃狗肉没有侵犯别人的权利吧。也许没有,但是,在爱狗人士看来,杀狗吃狗表现了一种野蛮和血腥,它从精神层面侵蚀了我们的文明。这么说吧,如果你家小朋友养了条可爱的小狗狗,你忍心去吃掉它吗?如果是你家的小朋友对泡面味道过敏,你还会当着他的面吃泡面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以前我们吸烟没什么讲究,但现在不在室内吸烟已经成为共识了。文明的变迁,就在我们身边。

回过头来谈吃饼子。上面那个吃了小玉米饼子的人感觉自己并不比对方高尚。这种感觉对吗?无论如何,我们对吃了大饼子的人感到厌恶。为什么?因为他撕掉了文明的遮羞布。还因为,我们不想活得像鬣狗。文明的面纱虽然很薄,但却是不可缺少的。但当我们谈及权利,虽然只是一块饼子,在那个艰苦的年代,却意味着生存。这让我们想起了杨朱“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那个著名的论断。是的,虽然只是一块饼子,却是你的权利。因此,吃了小饼子的人,你没有必要为自己的私心感到羞愧。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今天,我们在文明之路上艰难地取得了一点进步,但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什么是你的权利。我们要珍惜我们今天所取得的一点点文明成果,和来之不易的一点个人自由。永远不要走回头路。

(小脚,2018.3.16)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1990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19904.net/shehui/57185/

作者: 头条新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